永鼎小说亭>灵异小说>艳想录 > 06 不弃
    【射进了宫口。】

    一番水淹三军的激战后,杜潇身下还在潺潺而泻,温润黏滑的精液从掌心处漫溢,从纤纤玉指的狭缝中渗漏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下去。”陆一明含笑命令道,“吃下去,要一滴不剩。”

    烛光映照在他袒露的胸膛上,一层细密的汗珠笼着宽阔的臂膀,微微泛着柔光。他缓慢起身,从床边两人散乱的衣物里摸出杜潇的亵裤,照着自己胯间还挺立着摇坠的巨物,仔细抹去上头残存的精露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两人算是把那层薄薄的窗纱彻底捅破撕碎了,往日因暗中苟合而生的罪孽羞耻在此刻已不复存在,只剩欲望和冲动如熊熊烈火。

    杜潇脱力地睡在床上,雪脯还随着激情后的余韵而一起一伏。她浑身都软了,乳头却还犟着,被陆一明的津唾缠裹。陆一明瞧她不肯吞精,却也慵懒得与她计较,只往她身侧一摔,转面望着帐顶燕喘出神。

    一夜连御二女,二女皆可谓倾城,一个是极刚极烈,另一个是极温极柔,倒都有几分骨气,哪一个都不是好消磨的。到头来,陆一明自己是好话也说尽了,强硬也施展了,却只能眼看着落得个两头空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不怪你从今日起便恼了我,”他抚平心绪,从容地说着,“从前我怜你委屈,在我娘手下受罪,我又还小,做不得主。你当初答应同我缠在一处,也多半是因为见我没了庇护,想报答我爹这些年宠爱你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为长远着想,我必是要成家的,我方才说的那些诨话,你听进了耳朵倒也罢,手头上有裁衣的活计,你若想就此与我断了,我不拦着你,陆家也还为你留着名分,敬你作小母。”

    听此一番话,杜潇眼泛泪光,情不自禁地举起双手,将陆一明方才射于其掌中的精液奋力舔食入口,香舌与玉指缠绕,口中嗤嗤有声。